自我介绍范文网

当前位置:自我介绍范文网 > 毕业论文 > 文化 > 历史学 > >

为上海研究提供史志资料

来源::网络整理 | 作者:管理员 | 本文已影响

上海研究的丰富宝藏

曾有人慨叹“当代史研究比世界史还难”。考其原因,在于当代史研究有三难:一是主干资料匮乏,不少档案特别是关键档案难以查阅;二是受相关环境制约,论述难以舒展;三是诸多当事人健在,持论难以公允。但是,当代人治当代史又有其独特的价值,即研究主体对于研究对象(人、事、物)的在场性,即所谓“三亲”(亲历、亲见、亲闻),还可以加上亲感(对于时代氛围的亲身感受),那是任何后代修史都无法具备的。正因如此,当代人治当代史成为普遍现象,古今中外概莫能外。研究既属必须,局限又在所难免。能够对此有所弥补与助益的,便是方志与年鉴的编撰与出版。

编修方志是中华文化一大优良传统。改革开放以来,全国性的编修方志,已进行了两轮,每一轮都各具特色,各有精彩。上海二轮方志,2010 年启动,2021 年全面完成,共编纂《上海市志(1978—2010)》(140 部)、市级专志(54 部)、区县志(24 部),三个系列 凡 218 部,约3亿字,洋洋大观,令人浩叹。

上海是底蕴丰厚、文化灿烂的历史文化名城,是近代中国光明的摇篮,上海史研究早已成为成果极丰、全球关注的显学。二轮上海方志门类繁多,内容翔实,价值很高,为上海城市历史研究提供了无可替代的比较系统的宝贵资料

自宋代以来,方志内涵与体例大体定型,成为一种相对独立的历史典籍。如果有两部书放在面前,一部史,一部志,不用介绍,稍具文史常识的人都能轻易地区分出哪一部是史,哪一部是志。也就是说,史志的区分,在体裁层面上已经不言自明。但是,史志自古不分家。诚如谭其骧先生所指出的那样,史志各有侧重,又难分难解,二者都是以某一个地区为记叙对象,关系极为密切,往往互为渗透,史中往往有志的内容,志内也难免有史的部分。史志不同之点主要有三:一、地方史主要是记叙一个地区的过去,志主要是记载现状,虽然有时要追溯过去,但以现状为主。二、史主要是记述一个地方长时段的人类社会的活动,包括阶级斗争、生产斗争与科学研究,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发展,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的发展,历史上政治、经济、军事、各种制度的演变等,只有这一时期自然界发生重大变化(如地震、大的水旱灾害)才会提及。志则不然,至少应该自然与社会双方并重;记载社会现象的方法,史以大事为主要线索,体裁接近记事本末体,志则是分门别类的记载,属于书志体。三、史的记载主要依靠史料,辅以考古调查、发掘和采访;地方志以现状为主,主要依靠现存档案子类的资料,辅以社会调查。

就实践层面上看,地方史研究根本无法完全离开地方志,地方志编撰也每每含有历史学的视域。上海市方志学界,汇聚了一大批有志于史志工作、专心致志、学养丰厚、业务能力很强的学者。他们大多具有良好的史学素养,所编志书,在谋篇布局、史料鉴别、立论置评、遣词炼句等方面,在史德、史学、史识、史才方面,每每抱持不言自明的高度期许。上海史学界的学者,特别是上海地方史的学者,也受多种因素的影响,直接参与地方志的工作,或主持某部志书的编撰,或参与某些志书的评审。这样,史志就像一棵树上的两个分枝,在总体上都属于史学范畴,在体裁上有所分别,功能上有所侧重。

志书的三大功能,即存史、资政、教化,存史最为根本。二轮志书在这方面,价值最高。以市志而言,志书从全市高度,以专业、行业条线为纲,全面记述1978—2010年间上海市自然、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的历史与现状,覆盖面之广,门类之多,内容之实,数据之全,是了解、研究这一阶段上海城市之必备资料。其《浦东开发开放分志》记录了浦东开发开放从酝酿决策到实施推进、深入发展的光辉历程,《开发区分志》体现了上海开发区在全国和全市的重要地位,《黄浦江分志》 凸显了上海黄浦江流域在社会、经济、自然、 人文变迁的历史,均展现了上海唯一性特点。以市级专志而言,志书以上海市国企、金融、医院、高校等领域有影响、有代表性的企事业单位作为记述对象,所记述内容较市志相关行业记述更为全面、系统,成为市志相关内容的有效补充。企业类的24部志书,如宝钢集团、中国东方航空集团、交通银行、上海浦东发展银行、上海银行等;高等院校的17部志书,如华东师范大学、上海财经大学、上海外国语大学、上海大学、上海戏剧学院、上海音乐学院等;医院部类的9部志书,中山医院、华山医院、瑞金医院、仁济医院、上海第一人民医院志等,都是该单位首部志书,各志均溯其原始,述其演变,分门别类,论其特点。有些志书所述内容,跨越晚清、民国与解放后三个时代,多以单位档案为基础,相当珍贵。瑞金医院、仁济医院、上海第一人民医院,前身均为教会医院,相关志书对历史资料发掘尤为用力,为研究近代上海城市历史提供了难得的系统的资料。

尤其值得称道的是,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所办“上海通”网站,将所编志书电子文本传输网上,门类众多,资料翔实,检索便捷,下载容易,极大地方便了上海史研究学者。我们一批学者,最近几年一直忙于新修《上海通史》,其下限是2010年,正好与二轮志书下限相同。于是,这轮志书的许多内容,便成为我们修史可资依赖的、不可或缺的、甚至是无可替代的主干资料。


本文标题:为上海研究提供史志资料
分享到: 更多

随机阅读TODAY'S FOC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