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范文网

当前位置:主页自我介绍范文网 > 范文 > 合同范文 > 租赁合同 > 商铺租赁合同 > >

北京南站有商铺层层代租密集经营 乘客没地坐

来源::网络整理 | 作者:管理员 | 本文已影响

(原标题:南站候车厅变身“商业街” 88商铺抢占候车空间)

北京南站商铺层层代租密集经营 乘客没地坐 (来源:~)

 7月下旬,北京南站,旅客在候车大厅席地而坐。


7月下旬,北京南站,旅客在候车大厅席地而坐。

 7月下旬,北京南站,旅客在排队候车,背后的候车区域布满商铺。


7月下旬,北京南站,旅客在排队候车,背后的候车区域布满商铺。

在社交网络平台上搜索“北京南站”,很容易发现这样的关键词:拥挤、无座、过度商业化。

其实在建站之初,南站曾对外称总计5000个座位,可容纳万余名旅客同时候车。但最近三四年,衣食住行各类商铺已经从车站外围“入侵”到了车站的心脏地带。今年7月,某品牌汽车甚至开进候车区,在密集的商铺和候车旅客中办起了车展。

没有座位的候车旅客,只能站着、蹲着或在商铺附近席地而坐,有网友调侃:“下次来北京南站,记得提前准备一个小板凳。”

新京报记者近日调查发现,旅客候车空间的压缩与南站的商业经营管理混乱存在密切关联。在“统一规划、统一布局”的意见下,开发经营权却出现层层代理。随着客流增加,商铺租金连年暴涨,但某商铺却能进驻南站6家之多,年租金动辄百万元。

“迷宫”

二楼出发大厅25个检票口间,“开辟”一条商业街,商铺占据候车空间

北京南站出发大厅位于地面二楼,占地3.5万平米,东西两侧各有23个检票口,两两相对。比如东侧1号检票口正对着西侧1号检票口,两个检票口之间的距离约50米。

然而在这直线距离50米的候车空间里,南站似乎开辟了一条商业街。有卖咖啡的、卖衣服的、卖纪念品的,旅客如果从1号检票口走到23号检票口,在这不到1公里的距离里,他将经过32家大大小小的商铺。

“这些商铺让候车室越来越挤了。”一位南站的清洁工说,早两年,检票区并未进驻如此多的商铺,如今一遇到客流高峰,候车的旅客会被挤到数十米外的安检入口处。

那么旅客候车资源和车站商业资源的配比是否有国家标准?南京市城市与交通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杨涛告诉记者,在这方面目前国家没有强制标准和统一不变的经验可循,“每个城市、车站的情况千差万别,城市的体量、吸引力不一样,人流量、轨道数、站台数都不一样,要有一个统一的标准很难。”

但在我国《铁路旅客车站建筑设计规范》当中明确规定,普通候车室当中,每人使用面积不应小于1.1 。显然南站在日常客流高峰期,候车队伍几乎人贴人,旅客想从中间穿行都困难,无法达到候车使用面积1.1平方米的标准。

8月20日上午11时左右,南站候车厅北进口两侧4个安检处都排起了长队。有的乘客背着厚厚的旅行包,有的推着旅行箱、抱着孩子,由于人流密集,大家只能一步步蹭着往前走。

“对不起,能否让我插个队?我急着赶车!”一名中年男子穿过商铺,绕过拥挤的人群后,终于到达检票队伍,但离上车时间只剩下几分钟了。工作人员告诉男子,“人太多了,您得跟前面的旅客商量,看他们是否同意您插队。”

“越是拥挤,越会有更多旅客提前进站候车。”不少旅客甚至会提前一个多小时就到达南站候车。

由于没有座位,候车旅客只能抱着行李席地而坐。未运行的安检机履带、商铺墙裙、检票口电梯旁,以及南北进站口横隔的推拉门两侧,都坐满了人。有的旅客干脆在大厅中间成群席地而坐,使过道空间变得更为狭窄。

部分相邻的检票口之间,本应是过道的地方由店铺相连,商铺中间的两条过道则成了旅客通过部分检票口的必经路线,即旅客通过此处要么绕行,要么只能从店铺中穿过。旅客进站检票,仿佛穿越“迷宫”一样。

消失的座位

9月1日南站日上车旅客超过11万人,二楼候车厅候车座位不足2000

9月1日,北京南站官微给出了一组数据,当天南站旅客上车110607人,下车109525人,其中上车人次与去年相比,增加了1万多人。

面对不断增加的客流量,南站的候车空间不仅没有增加,反而在压缩。

新京报记者近日经过实地测算,在座位方面,除去商务候车室,北京南站二楼候车厅的座位沿三条纵轴线分布为三大区域。这其中包含两种座位,一种为普通座位,主要分布于大厅中央位置和两侧检票口。一张座椅能坐3人,另外一种为木质长凳,主要分布在两侧店铺门口,最多可坐5人。这两种座椅加起来,三个主要分布区域的可坐人数分别为375人、1038人和554人,总和为1967个。

在2008年,曾有媒体报道,北京南站高架候车大厅中央为候车席,从南到北依次为京津城际、京沪高速、普速列车三大区域,总计5000个座位,整个大厅可容纳万余名旅客同时候车。

从当时的新闻图片可见,当时的南站,候车区域并未出现星巴克、肯德基等商铺。而如今,位于二楼候车厅检票口两侧及大厅中央位置的商铺共有58家,如果再加上两侧靠墙位置的商铺,一共有88家。

一家自称负责南站商铺招租的代理公司表示,目前北京南站拥挤、候车资源短缺已成事实:“每天有十几万的人流量,但座位数非常少。旅客在车站内部排队排到环形,能排到二三十米。人到楼上没座位,全在底下晃悠。”

对商铺而言,争夺候车资源是为了巨大的利润。一南站商铺员工透露,同样一家店,在一般的商场每月利润只有几万元,但在南站可达到数十万元。

而要想进驻南站,一般都需要经招商代理公司操作。南站一家专卖店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的店铺是一家名为豪杰顺通的商贸公司在管理。简单来说就是南站把店铺承包给“豪杰”,由“豪杰”负责出租。商店的运营、人员招聘、工资发放都由商户自己管,但是新员工入职必须经过北京南站的考试,拿到健康证等证件才可以上岗。

而新京报记者近日调查发现,对外出租北京南站的代理公司,并不止豪杰顺通一家。

进驻南站的另一种渠道

南站进驻商铺分代理招商、南站直营两种模式,部分直营商铺重复开设

在探访过程中,南站多家商铺表示,进驻南站至少两家代理公司操作,一家“豪杰”,另一家为“锐尔威”。其中,豪杰在南站设有专门的办公室。

“豪杰”的公司主页显示,其与北京南站在2011年携手开发“3000余平米大型商业面积”。2012年与北京站携手,“2000余平米商业面积规划中”。

豪杰一名工作人员透露,在他们公司与北京南站合作之前,北京南站的商业面积还有待开发,公司通过公开招标与北京南站合作联合改造。通过“豪杰”租赁商铺不需要再经过其他环节。

其中豪杰主要负责南站百货区商铺的招租,有12家大店,共20几个品牌,跟南站合营。除了百货区,候车厅还有一部分餐饮配套,但餐饮部分的招租由锐尔威等其他几家公司负责。

早在2007年北京南站投入运营之前,铁道部就曾专门发文对北京南站包括商业服务业在内的运营管理模式做出过要求,由北京铁路局全面负责北京南站的资源开发。


分享到: 更多

随机阅读TODAY'S FOCUS